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InG's Torso

照片里拍生活,文字里谈爱情

 
 
 

日志

 
 
关于我

在不常执笔的年代,坚持用简短的文字记录生活,以图片作为记忆点,将日子串连。或精彩,或平淡,或快乐,或悲伤,却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4月11日  

2009-04-11 02:02:56|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篇很长的日志。

 

【跟呼吸一样必须】

很多人也说这里更新得很勤,有时甚至是一天三四篇的更新。

今天看了黄俊朗的专访,在文字里找到一句令我可以满意回复这问题的句子。

“我想画画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像呼吸和吃饭一样,就是我一定要写出来,画出来。”

更新这里,写下文字早已经跟呼吸一样必须,只有呼出压在心底里的气,才能吸入新鲜空气,完成呼吸过程。

梦想遇到挫折时就会被动摇,热情也容易被浇熄,只有呼吸会随生命一路伴随。

 

【谢谢经历 面瘫】

开始觉得是错失,当初没有为初中时的经历拍下一张纪念的照片或写下任何记录的文字,很可惜。原来从前我是如此的勇敢。

今晚看了一篇关于面瘫的日志,深有感触。作者不知为何霎时间面瘫了,在患病时将整段治疗过程一一记下,当细看一切文字时,我才发现因为岁月的摩擦,我开始淡忘当中情节。

 

我不了解当时打的是什么针,甚至忘记那台治疗仪是否叫频谱仪。只记得当初我并没有戴上口罩,每天也照常上学放学。只是同学们在说笑时,我还是一副麻木的样子,偶然从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遇到实在无法压抑的笑话时,就从口袋中抽出手帕遮住口,然后哈哈大笑。幸好那时是夏天,我有理由时常手帕不离身。

大概受了一个星期的西医医治后,在毫无进展的情况下,多得我有一个非常精明的妈妈,及时转换医治方式。还记得第一次踏入中医馆,听见医生说的话,我几乎在妈妈面前哭了。从来我也是一个非常会忍眼泪的人,我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流泪,即使我无比害怕。

医生说,倘若你一早前来,北方有条偏方:用蟮鱼血敷脸,血会令面部收紧,刺激神经。但你已经将病情拖了一个星期,这个病在病发后一个月内是医治的最好时机,过了就变得更加困难,会有后遗症。

 

随后的三个星期,我的生活变得不再两点一线,开始增加了另一个地点,就是医馆。医生因为我的乐天和勇敢,变得很喜欢与我谈话和照顾我。每天也在妈妈的陪同下前来,坐下一张木板凳上便开始治疗。我忘记了一共有多少支针插入了头部,只记得在刚开始的针灸治疗里,我毫无感觉。我只能眼看着一支支长长的银针从头部慢慢转入,又从面部插入,然后便坐在红外线灯下照射。

那时大概是我最不害怕镜子的时候,每天我也会站在浴室的大镜前观察自己的一张脸,对着镜子笑,仔细看看牙齿是否可以完全展露。我已经不记得面瘫时的笑容是如何,只记得当时笑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每次笑时,就会不经意留下口水,喝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我总会恻漏,吃饭只能靠右边的牙齿,因为左边的面部已经完全失去肌肉拉动时的感觉。当时只有在针灸后偶然会出现肌肉的抽动。这种小小的现象在当时已经能令家人和我开怀,因为看到希望。

还记得那时有个很傻的想法,但爸爸居然觉得有用,跟着我说的去做。那时夏天市场上都会有些小小的苹果卖,我认为它很适合嘴型,若将它整个放进口慢慢咀嚼,大概可以运动一下面部的肌肉又对身体有益。爸爸居然听我的要求,每天也买很多的小苹果给我吃,有时当我实在吃厌恶了,他也要求我坚持。现在回想起这做法很傻,帮助根本就是少得可怜。

不记得时间是怎样的敖过来,我记得当时我是有哭过的,大概是在每一晚的深夜时分,然后醒来后依旧对着爸爸妈妈说笑,做那个在他们面前乐天的我。爸爸那时经常很恶地对我说:“不要再大笑了,这样更加难好,你自己又辛苦。”而妈妈总看着我,然后一张几乎要哭的样子对我说:“怎么要发生这些事情在女儿身上,好好的一张脸,倘若治不好怎办。”我知道那刻,妈妈将一切的责任背上,但我实在不想在你们面前一脸苦样,不然三人对望时,我怕我会哭。笑的确是最好的一种掩饰,哪怕当时笑是一个很耗劲的动作。

这里我要夸夸自己的掩饰能力,当我努力想掩饰一个谎言时,我绝对可以做得很好。或许因为我平时也是一个不常笑的人吧,发现我有面瘫的同学不到三人,只有好友知道。然而她是唯一我可以尽情对着她笑的人,不需要用手帕掩饰。

经过三个星期的治疗后,面部神经由当初的麻木开始变得有了知觉,我终于感受到针从头顶插入时,除了心里的恐惧感外还有肉体的疼痛感,我终于会抓住妈妈的手使劲地捏住。力是相对的话,当时我捏下妈妈手的力大概就等于我承受的痛,所以我肯定妈妈能确切地感受到我身体上的痛。至于心灵上的,大概我俩各有不同。

忘记随后我坚持做了多久的针灸治疗,只记得高二时我身上还会带着复发时需要服食的药。粉橙色的胶囊每次吞下也会反扣,是我最不喜欢的其中一种药物。然而直到现在我最怕的就是面部神经的抽动或绷紧,因为这会是征兆。

 

好友当时只问过我一个关于病情的问题,就是如何发现:

那天,当我惯常地走在上学的路上,喝起手中牛奶时,发现牛奶居然会从嘴边漏出,冲回学校细看镜子时才发现左边面部已经没有了肌肉的收缩,变成毫无表情、麻木的一张脸。后来才知道这是由于风邪引起,叫面瘫。

 

【记下便不会忘记】

小学时候,语文老师常要求我们写一些真情实感的文章,然后我竟然傻得将小时候最难过的家庭事写了,却得到一个最差的分数。随后我再没有写过一些关于真实经历的文章,因为认为真实情感的,都不会得到买账,感动抑或过程里的痛苦,只有经历的人才能感受到。然而这时我不再需要交任何的文章换取分数,我喜欢写,哪怕是将自己亲身的经历记下。我总觉得自己会有忘记的一天。我担心将来会有老人痴呆症啦,因为我经常过分地在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